诗词选

七绝·五臺山中臺

(一)中台

雲鴐中臺北際邊
文殊殿錦碧穹玄
頂香善拜金佛衆
身伫天緣上界連

七绝·五臺山南臺

 

南山門寺奇天境
鐘鼓悠空日幻明
古洞窖佛苗蜡閃
文殊顯像鴐麒靈

七绝·五臺山北臺

(三)北台

北臺天道三千米
光頂綢鬆細碧菌
古寺雲根烟淡遠
影曡層境界沙尋

七绝·五臺山西臺

(四)西台

西頂苔植佛凈土
金爐祈法有靈殊
瞑香高界承千載
擇慧虛明見境途


七绝·五臺山东臺

 

巅霧折之路宇行
驚穹雨電刹横暝
金佛香侵虚空界
俯瞰天烟鏡帶明

峩眉山

 

烟袅娥戲绿岫西
曠纖苔木猿聲急
雪濤雲海仙山黛
金寺華春落晶綺

1.金寺:普贤金殿。

泰山

四月十四

天地重器谓泰山
历朝帝君香封禅
翠春途登凌岱顶
一览神昭境超然

七绝·黄山

丙申三月初二

天焑峰隱峩璜翡
明晦光綺宇霧飛
大質面穹奇偉處
墨千青補黛橫巍

1.璜翡:像翡翠和田黄的颜色。
2.大質:群峰的实质。
3.墨千:像大写意水墨画泼写的大千奇石。


七绝·黄山秋

丙申

黄山秋錦天紗裹
鬆影川盤磊澗峩
七二翠峰白太焰
雲黟藏艶競瓊娥

1七二:黄山七十二座山峰。

穹隆山

 

一山一烟万木蒙
一春一翠千贯钟
一日一月百川水
一穹一地一道宗

華山

 

氣養天圖綫助長
緑鬆翠染澗崖茫
丈千神劈不餘處
五岳唯它俊英郎

七绝·長白山

 

坤緑落珍瓊賜玉
天池素雪鐵峰奇
長白珠日飛銀水
疆北林鬆遍羽齊


普陀山

 

翠碧層微木
水天青厦渚
古寺藏楠塔
晨鐘遠白鷺

七绝·驪山

乙未五月

鬆蔭叠翠光屏黛
秦帝丘陵渭水長
唐殿華池青瓦素
天獨香驪漫馨芳

1始帝丘陵:秦始皇墓。
2華池:唐代杨贵妃沐浴居住过的地方。

七绝·綿山

丁酉三月十三

壁栈閣懸廊古厦
白岩紗染罩青崖
餘冰纖木開仙澗
孝母追山泣雨霞

1孝母:介子推背母上绵山。

恒山

丁酉三月十八

磊古瓏黄斑遍痣
壁瞑鬆黛寺懸赤
雪凉晶皺知春落
玄日藏纖紫澗石


云台山

丁酉五月初一

精天鑿皺劈青黃
簾晶石峽赤壁廊
蒼細隱登仙者路
清尋插萸採菊桑

1插萸:出自唐·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2採菊桑:孙思邈曾在云台山上采菊挖药。

云台山(二)

丁酉五月初二

碑劍極青天
石峽赤紫澗
至古雲俠客
雲臺隱者仙

1雲俠客:指竹林七贤,三国魏正始年间(240-249),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先有七贤之称。

九華山

丁酉七月二十四

蓮頂青陽叠翠澗
覆蓮九潤赤珠圓
月身地藏鐘樓刹
西塵蟬鳴遠滿天

1地藏:地藏王菩萨埋葬的地方。

七绝·珠穆朗瑪山

壬辰

雪橫萬象山疊遠
瓊玉冰蒼藴細天
潔聖時維極大境
空恒真幻挂白蓮

1極:地球最高点
2白莲:珠穆朗玛峰南面为尼泊尔,是释迦牟尼佛的出生地。


七绝·祁連山

丁酉八月二十五

恒鳥羽白栖黛境
絮雲浮嶺影追晴
烟合沙海綢綾逸
穹盡獨天數鑚傾

1恒鳥:形容常年积雪不化的雪山外貌。
2鑚:山的形状像钻石一样竖立着。

七绝·九寨溝

 

湖蘭天碧羽鬆山
巔雪雲白緞瀑嵐
峰刃日出青黛影
翠光水樹葦花灘

五绝·新疆天山

丁酉八月二十五

皺坤綢遠漠
织霧罩烟空
雪鑚蒼凉處
天山映日紅

七绝·新疆天池

丁酉八月二十

銀雪挂天氤霧淡
影鬆曡漫隠蒼山
幾裁綠黃綢紗緞
王母知乎池玉蓝

1王母:新疆天池被誉为“神话中王母娘娘洗澡的浴盆”。


七绝·嵩山

丁酉四月二十六

三黃叠綉青白剎
少室嵩山翠嶺崖
竹玉瓊花唯日漫
棧空仙夢入春遐

1三黄:指“三皇寨”,即“天皇、地皇、人皇”。

七绝·天門山

戊戌四月

壁懸棧榭微纖古
烟日茸巒險澗青
細布响空仙界洞
世坤天道宇門擎

1仙界洞:鬼谷子修炼的悬洞。

七绝·衡山

戊戌四月二十

鬆朱葟古唯清秀
岳寺飛雲緑細留
炎舜祝融峰祭獵
天倫文道此山求

1炎舜:传说中炎帝在此山巡狩打猎,禹奉舜帝命,在祝融峰右侧祭过山。
2祝融:南方火神灶神。

七绝·張家界

戊戌四月

翠竽林峰日影紅
淵銀飛霧澗仙鬆
龜天書向難知古
界下天驕逸嬉中

1龜天:形如乌龟的山峰。
2書向:张家界的旅游景点,神话传说中的“天书宝匣”和“向王”的故事。
3天驕:天子峰的天人。


梵净山雨烟

四月十二

黛净细烟渺
穹通寺天霄
点翠亦大春
空境归精小

1寺天霄:释迦殿、弥勒殿在金顶上,始建于明朝,左为释迦殿,右为弥勒殿,中为金刀峡,天桥横跨峡上以沟通两殿。这组建筑地处梵净山绝顶。

游武夷山

戊戌五月二十六

一石逰仙宇
百笩環九曲
宋人才子矣
烟天落翠奇

1一石:指武夷山天游峰。
2才子:指宋朝柳永、朱熹等人。

五绝·三清山(二)

戊戌五月二十

雲暈繁綺秀
烟纖影隱靈
紫微鬆古棧
極刃勢三清

七绝·三清山

五月二十三

山清峰伫入雲仙
美劍依天競秀岩
石蟒司春神界住
紫崖烟綠隱白鵑

1石蟒:神话中的巨蟒出山石柱。
2司春:神话中的司春女神的化身石峰。


龍虎山

戊戌五月二十

岩像官石龍虎伏
西丹仙界現真朴
游觀正一晚清寨
衍祈坤靈賜象符

1官石:作者在悬棺岩感觉岩石犹如棺材状般,棺同“官”,寓意着“官运”。
2觀正一:指正一观。
3晚清寨:正一道创始人张道陵出生于上清古镇。
4象符:龙虎山仙女岩,象形“大地之母”,象征着人类的繁衍,生生不息。

盧山

戊戌五月十五

雲藴藏精翠
烟飛露白珍
天客古章留
仙瀑仰才人

1天客:李白等人曾到庐山写过著名诗句。

七绝·辽東千山

戊戌六月初十

秀青岩落多石坊
寺貫香林匿黛璜
蟠木獨穹魁漢北
千山天老臥瓏蒼

1蟠木:千山香岩寺古松树蟠龙松。

武當山

戊戌八月初八

翠洗山黛木烟没
宮赤殿兰金頂峩
道论伊李玄真帝
天香仙渺藴太和

1金頂:指天柱峰金頂。
2道论伊李:李指老子,伊指伊喜道德经缘道的经典故事。
3玄真帝:道家玄武天帝。
4天香:作者把武當山云烟比似天来的焰香白烟云气。


神农架

戊戌八月十二

宇云藏碧苍
三千雨烟廊
大兮神农架
古始聞寻往

1神农架:神农架山脉原始神秘。
2三千雨烟廊:高峰三千多米,雨烟如长廊,覆盖山脉。
3古始:神农皇帝曾在此山採药,给百姓医病。

七絕·雁蕩山灵峰

戊戌九月初七

夕山廓朴小石亭
止水奇崖寺洞倾
钩月凈天灵影伫
黛暝疊像桂风清

1止水:指灵峰下静止鈷碧的湫水。
2灵影:指灵峰,又名情侣峰, 青暗的洞崖中,坐落一赤墻观音寺,香烟在洞崖里缭绕,夜临香火亮明。

雁蕩山

戊戌九月初九

蒼穹泄老堆紫璜
白焰灵峰巫洞茫
仰壁挂一星來瀑
雁荡尽朴补南方

1灵峰:指情侣峰。
2挂:指大龙湫細瀑。

雪窦山

戊戌九月初十

日秋黃綠织丽綺
晶黛隱潭翠石依
纤藤細木空响瀑
窥梳龙女幽山嬉

1窥梳:传说中小龙女跑到峰顶隱潭一面梳洗头发一面窥视小龙王的爱情故事。
2龙女:指传说中与东海龙王之子青龙相爱的南海龙王之女小龙女。


陽明山臺灣

丙申八月十七

翠染光晴影黛明
陽明三水氣瑩星
涧竹老木靈深隱
昔日草山話美龄

1草山:阳明山前身名为“草山”。
2美龄:蒋介石和宋美龄居住时的传语。

七绝·臺北金山

丙申

雲白路曲入金山
苔樹石溪柵草園
湯好參鷄閑盡性
離身室外數梁蟬

1栅草園:用长草编出的围帐。

阿裏山

丙申八月十九

雨山阿裏藏靈寺
地久橋河水湍馳
路斷岩濛緣未願
峰郎雲女遠山思

1阿里:指阿里山。
2地久橋:阿里山下的天长地久桥。
3峰郎雲女:青山为郎、白云为女。

嵩阳书院

丁酉四月二十五

大碑帽唐龙
泰古神柏松
寺观學史冊
鴻章何室终

1大碑:大唐碑,全称为“大唐嵩阳观纪圣德盛应以颂碑”。
2终:文章终篇。


石鼓書院

戊戌年四月二十二曰

湘蒸字入鼓石樓
淋雨烟亭瞰耒舟
古史名學曾侵毀
閣欄香榭故情留

1湘蒸:湘是指湘江;蒸是指蒸水。
2耒:是指耒水。
3曾侵毁:书院在日本侵华时,曾遭受过炮火的侵毁。

七绝·恒山懸空寺

丁酉三月十八

夕岳曡黃勢宇斜
布飞珠墜臘冰潔
陽橫澗紫懸空寺
舜獵曾何印迹歇

1舜:舜帝曾在此巡猎。

少林寺

丁西四月二十四

少松一院直
黛碑寺墙赤
春翠塔林黃
历劫屹中日

1历劫:指少林寺多次被毁的经历。

云岗石窟

丁酉三月十九

北魏造像历千載
凿石大佛金目开
彩窟使古飞天朴
黃岗圣觉拂世埃

1使:天使。


龙门石窟

丁酉四月二十八

伊水风絮目山门
紫罩窟石精凿深
立佛面东金光住
万尊苍历憾留身

1憾留身:作者感慨十几万的佛像遭受劫难,残缺不全的状况。

太白书堂詩仙亭

丁酉七月二十二夜

仙君书堂在
銀木夜星白
茗亭今无月
因翁醉不來

1仙君:指李白。

黃鶴楼

戊戌五月初十

二江黃鶴楼
昔西辞夢悠
击鍾埙笛音
贤去无往遊

1二江:指长江和汉江。
2鐘:编钟,古代大型打击乐器,黄鹤楼每日都有编钟演出。
3贤:指李白、白居易等古时文人墨客。

古隆中

戊戌八月十四

雨細灵山參木隆
三顾堂前挺柏松
离山結义平天下
璀星史照显諸公

1諸公:指诸葛亮。


伯牙琴台

戊戌八月十五

月水龟山音霄魂
琴台音魂蕩腸身
寻知斷弦心琴碎
千古絶音动后人

1月水:指月湖,月湖龟山如岁守,似待闻听琴音。
2千古絶音:碎琴音断,千古佳传。

大明湖

 

彩橋霓魅月明樓
黑水白石翠墜舟
香逸馨風晰静細
緑纖閣柳住清愁

千島湖(一)

丙申十月三十一

千岛影远屏
平湖天烟镜
梅峰见瑤翠
境水择大灵

1梅峰:梅峰岛,千岛湖景区登高观湖揽胜的最佳处。

千島湖(二)

安徽深渡 丙申十月二十九

夜客深渡燈巷静
早雨古樓晨江行
秋山竹烟葉漁舟
翠島湖底寂坊陵

1古楼:古楼村(深渡这个地方的村名)。
2坊陵:千岛湖底沉睡的两座千年古城,贺城和狮城。


七绝·春遊黃果樹瀑布

戊戌四月十六

晶瓊綾落空白響
氣霧烟菌木岸香
藤古星石奇澗水
天竹翠碧正春長

1星石:黄果树天星桥

漓江行

桂林戊戌年四月十六日

翠岩半天傾
疊影十里屏
青壁几折去
百筏江日行

春賞楊朔十里畫廊

桂林戊戌年四月十九日

翠星落田間
照得漓江綠
雨春丽日渡
使人更迷漓

黔南春水

戊戌四月

春江雨送涼
落針碧湘江
日出山烟起
岸棰雀清唱


七绝·蘆山三叠泉瀑布

戊戌五月十五

黛澗曡綾挂翠潭
暝蒼緞泻雾来天
響白飛落紗金處
忽界晶光化剑仙

南京秦淮夜泮

丁酉七月二十一

暑夜金陵棱月舟
淮江蕩翠碎紅綢
赤蝦米酒蒸肥瘦
秦調排燈宴戲樓

1金陵:南京的古称。

凱裏下司古鎮

戊戌四月

塔神脊雀雲蘭深
古鎮宮樓木馬吟
無若下司上界合
何之閣闕半牽魂

1脊雀雲蘭:在屋脊上雕刻的神鸟,用白色和蓝色描绘出的云纹。

七绝·鳳凰古城

 

水閣城鳯金明境
晶麗綺光不了情
簫曲風橋烟夜住
水星花冠岸人行


贵州千戶苗寨

 

瓦寨蹄石巷
空湿晚桥香
夜翠暖星落
楼山春雨响

1桥:指苗寨的风雨桥。

下梅古民居

戊戌五月二十七

雕宅雨色土墻黃
黑瓦疊斜舊木廊
明宋宦嫡祠院在
古來通驛戶茶坊

1明宋宦嫡:下梅现尚存完好的民居有施政堂、陈氏儒学正堂、方氏参军第、程氏隐士居等民居。
2通驛:下梅村曾是历史中万里茶路的起点。

鳯凰古城晚景

 

朱閣晶塔霓光麗
山翠輕烟吐翡綺
金鳯羽出星宇境
疑奇瓊城落湘西

渐江

丙申十月二十六

天銀平水鍍
橋古閣横朱
舟雀波烟没
西光日小出


西安

 

桐花香妍秦陵影
俑阵世惊秦梦醒
精湛奇艺车马器
帝令陵劳今撼惊

1秦陵:秦始皇陵。
2车马器:出土的秦始皇陵兵马俑。
3撼惊:作者惊讶,帝王的权令之惊人。

七绝·杭州

丙申十一月初一

荷秋橋岸遊人往
銀水烟波隱寺藏
寶塔錦山精見小
西湖史古話仙長

1隱寺:指灵隐寺。
2仙:西湖断桥,许仙和白娘子的神话传说。

杭州(二)

西溪湿地 丙申十一月初一

西溪苇花飞
船曲唱人醉
又是秋雪時
白去留素翠

1秋雪:秋苇花,像白雪一样。

扬州(一)

古运河 辛卯十一月初八

水绸长千古
明月久长空
青楼依翠柳
夜烟锁都城


七绝·扬州八君館

辛卯十一月初八

雨烟滴瀝泪竹聲
廊畵磚墻跡刻深
诸士稟靈同耿烈
憤仇傾愛筆言真

1诸士:指扬州八怪,金农、郑燮、黄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

安徽新安江

丙申二十六

銀落江蘭如岫玉
丘閣映照木金餘
青藏留剪晴空雨
婦洗翁漁唱晚西

七绝·安徽宏村

丙申十月二十九

山蘭影剪霧烟横
村木蓮溏巷雨聲
雕繪蝶棚青燕脊
徽商堂禮重塾風

1蝶棚:在棚上手绘的蝴蝶图案。

七绝·孔廟

 

柏黛千年殿坊連
禮章聖教弟師賢
帝尊碑幹嫡孫塚
孔子承傳著偉篇

1弟師賢:孔子有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人。
2幹:原碑文中“王”字,避帝祭孔,用祭台挡住“王”字下划变为“干”。
3嫡孫塚:指孔林,即孔子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


七绝·趵突泉

 

初嬰拳涌注液泉
潔若音銀玉指弦
曲徹簫鳴天届告
欣晶七二共情涓

1初嬰拳:像刚出生的婴儿拳头。
2娥:中国神话中,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通史书、善琴舞。
3七二:济南百泉争涌,趵突泉为七十二泉之首。

七绝·苗溝鄉秋

辛卯十月初十

瓏岩雲葦緞溪洋
門巷花黄晚伫芳
丹木白鴨橋碧水
拾秋錦女擔金黄

1雲葦:芦苇在阳光下像白云一样,山岩奇石可观可玩。
2錦:当代农夫的彩艳服饰。

七绝·老茂山

 

岩黛水天雲雨屆
層岈叠淡影伏斜
霞波舟載烟丹日
墨瀉青穹待盡歇

七绝·冰峪溝

 

神雕鬼鑄鐵崖綿
岩脈眉青半暗閑
峰態灰白石幾處
奇連麗水影娥然


古莲池

普兰店

满塘骸骨情愿重
相思而生不相逢
碧荷难期真仙子
化作泪泥扶娇蓉

1满塘骸骨:此处指的是腊冬时节荷塘中的荷茎。
2泪泥:此处指的是水分和泥土。

七绝·龍潭山

甲午三月二十八

寒林密素影青巍
潭水冰融舊草肥
有忘山中清隱寺
鳥音驚寂顯藏飛

桃花

老虎屯桃園

花開芳醉賽人面
枝鐵昂展似倩娟
艶脂黛粉心動處
香濃烟淡撲魂弦

纪念梅兰芳

 

梅园漫素花雨凉
兰谷寒壑馨气降
芳菊晚阳连岭去
华厦梨林传一腔

1芳菊:作者用野菊寓意旺盛的生命力,牢牢扎根于山岭之中。
2梨林:作者用梨林象征着扎根于人民大众之中的艺术。


全球华人影响力盛典

(香港维多利亚湾)

净空镀龟白
晶厦锁港水
中华璀星聚
大梦千凰飞

1净空镀龟白:俯视“香港国际会议中心”外观形状。
2璀星聚:凝聚华人力量。
3大梦:指中国梦。

香港國際博覧中心

 

海灣船大小
雲過雨雲烟
夜港星叠魅
回歸二十年


泰山赋


红日环泰,镜月绕山,宇辰星烟察观泰山之伟奇,白海浩云临视泰山之魂气,华泰薀造,气象宏纤,丹朝光赤,云夕魅焰,亦而紫气于此东来,故东方之国赋泰山之独尊耳!


凌岱顶,天地间祭,历帝封禅,祐国泰民衍。天门登,接天瞻望,西霞锦焰,凝神目,忽疑琼阁,神话幻现,金车子龙,玉皇乘覽,娥洒香坠,天带飘旋,天女肤腊裳透,显绣缎绮织之光色,突天美娥姿之雅典。随队,见盘古1擂穹鸣,娲2石光坤之观场,后羿3伏羲4,持矢日,翻叶书,火耕禾种,列同扶瑟琴指,天使舞弦,女咸幔举,逸云卷先,神鸟伴,鸣无音,银扇蝶飞时,更有彩凰雀丽,然,一婉女,笔开天联,字光开穹,惊驰天骏,沫唇鼻张,绳鬃尾揚,清纯毛齐,纵列空行,示华夏精神。随驾载,甲骨鼎器,理典文经。又有金枝奇葩瞬开,百禽引听景况。天界外,群仙谨笑盈,示泰岳尊驾追云。同此大观华夏之泰山,何尔不赞!


涛源历史,贤圣德赞,禹5、舜6帝范,老子东圣,大哲佛陀,圣慧己脉,中华根本。自古高人问天寻道,仿天地,理自然,引君士荐涌,文士裳素而来。贤慧精类,理玄文绚。文之瑟柳诗觞,赋车词廊,理之辰坤星示,卦易爻生。《易》商市社,见百姓宗代实然忙生味品之象景。同愿大合定泰,可谓,文眀大成于东方矣。


国人凡至泰山接气神,衷造化中华,志途登泰岱,为领瞻其民族精神!吾甲午翠春,初至观远泰麓,山之有云,横云若龙出幽际,有九子化云入岫,足山初眼,泰根石书,若时水亿光著章。刻石途沿,定若,为急留天石凿契抢先。仰瞻,就竞磊岩脉泰,硕岩巍松,苍翠玄盖。登半处,巨木横,古樟林楼,落青脊姑奄,忽眼新翠云天。豁石白,古桥渊,万个磊堆古涧,泉阶归巅,苍壁伟,巨质立卧。蟠松滕纤,大鹊飞明,桐花竹涧,一气清然。晴穹碧听,星言寂嘘,示月银指川瀑,尔晶超数,一途无不灵机玄。高岳环远,丹映峰崖,霞染翠峦,紫气蒸腾,浑然气瀚。顶峰登至,天岱合接,灵会崖巅,若数幼龙化铁盘岩,昭昭神凝归山,鸟瞰之,坤皱精微,银纱透碧呈大千,江带镜明境灵界天,际云烟海飞,与宇浩荡之,气境超然。华夏子孙,何不感乎,何不美哉。呜呼,泰岱,峨巍雄起,远澤黑水之光,近耀黄土之彩,殊尔之魄魂,载千年文明中华之精神耳。若云坤世文明,谓,岁古东方,华夏圣道慧明,维论宏微,汇正能气神,能大合定泰坤,吾言,宙宇空有分极也。阴阳分合化易无极,有之精微而空之清明。宇能恒衡空有维能无限。言宇道志何,曰大合字也。人合宇之道,正能于坤世,善能天下,今之泰山之气势,不正宇志同合乎!泰势如时,中华泰山,泰山中国,尔坤根钮铸,铁嶂伫峨伟,正开扯密届千云突蓝岱,奇隐忽现之素绫白绵浩浪间,东云过,梳分流云成柱,绵云化易,虚丝归宏,卷涛西界。日出白海显青岱之隐露,独一唯见。再悦山尊,岱纱界,泰青上处,云白下间,见万鸟影掠壑谷快飞,泰境魅然,境能无限。伟哉,壮乎,大乎,衷感境情斯撼乎,何能无大情乎。


吾语矣,大境至情,泰岱关情,山情末了。

   2013年5月4日 作者马智睿笔名马力

1盘古:中国古代传说时期中开天辟地的神。盘古创造了天地,又把一切都献给了天地,让世界变得丰富多彩,盘古成为了最伟大的神。

    2女娲: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创世女神,是华夏民族人文先始,福佑社稷之正神。相传女娲造人,一日中七十化变,以黄泥仿照自己抟土造人,后因世间天塌地陷,于是熔彩石以补苍天,斩鳖足以立四极,留下了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

    3后羿:是一个盖世英雄——他先后射下九个太阳,使气候风调雨顺;杀死众多吃人的猛禽恶兽,使人类安居乐业。

    4伏羲:华夏民族人文先始、三皇之一,亦是福佑社稷之正神,同时也是我国文献记载最早的创世神。

    5大禹:姓姒,史称大禹、帝禹,为夏后氏首领、夏朝开国君王。禹是黄帝的玄孙,上古治水英雄。“三过家门而不入”和吃苦耐劳、克己奉公的忘我精神被传为千古佳话。

    6舜:中国传说历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名重华,生于姚墟,故姓姚。舜为四部落联盟首领,以受尧的“禅让”而称帝于天下,其国号为“有虞”。帝舜、大舜、虞帝舜、舜帝皆虞舜之帝王号,故后世以舜简称。

书法:《泰山赋》 作者:马力

黃山记

黃山之春,春之仟漫,素黛华娇,翠松点浅,木花吐馨已貌之润明,樱芳星来争会之息先。身悦初山,清寒易暖,苔青出新,气爽馨淡,闻莺飞音藏林近,柔木染翠送天远。目惊前,竹山蔟翠展旷,一溪瀑银垂岚,天音晶携,亿岁响转,好个坤光天劍。穹落青白。黄山入,峰绿芙蓉,盘峰欣赏,晨纱浓雾,氤烟遮目松寫意,每处层叠影像。午至光明顶,天石卧,烟灵劲飞,气云流旋,大巅雾浸登者小,走坚风险。石巔处,风大疾,白云诡卷,只耳刮响,危慎言,寸蹬尺目行履难,难亦无畏坚险。終挺达顶,正是,风疾蚨蜫逃,云巅无飞鸟。至巅息喘,忽静然,惊异境,见缕云气烟疏纤,微流渺白境虚仙。忽隐现,面前一天柱立石,悬拔坤启,影非物非,丝渺灵白逸飞前,幻疑圣尊,老子1身耳。随尔观去,太虚大见,远之极气处,忽惊叹,奇见天穹开眼,光洞现黄山神质,绮皱晦玄,魅奇于世,补穹青暗,黟逸罩千。惊见,白气丝易,冥幻光青穷气象,此乎,大象无形也,似感此,大境旷似声有听,“道之道,非常道.....”响音传耳,此真谓,大玄之虚虽无音,晃若有大音旷震兮。驚憾易,露黟届,白焰丝廓,易穷来去,灵烟没速,不知何去,忽大起兮,忽大沒兮,忽眼瞬兮。

夏之黄山,松盖林遮,翠涨绿茂,水音雀鸣,万灵藏下,湿土沃植纤,挂石肥草漫,汇川涓瀑下,滿水溅石泉,水花晶戏,去江天际远。夏烟访黃山客松,清凉細雨,烟途稀稀。体身倦,烟攘去,忽一摩石前,迎客松姿影清見,松挻伫仪俨,松身云逸,缕浓渺烟,见长枝摇影伸远,针叶齐卷划天,如虚墨松画,姿影若队例儒贤,数奇凡弟子,俯揖恭仪拜先,正迎黟山來客,礼雅姿仙。夜临山頂,雨雾浓綿,流云劲响,天径险崖雾涧。忽幻前,霭岩影身,伸臂蓬发面穹吟,烟音有无听,大吟者,屈原2耳,吟罢,雨云瞬去,半穹星挂,冷美凝碧,爪松更助夜沉寂,星亮璀冥,届异大寂,此忽感屈原翁(天问)耳,尔苍穹无答乎之境兮。次晨下山,炎阳午晚,瀑音响壑,天高闲,见巨石松隐藤纤,水气冲,松针摆,细川急,银飞白响三千。忽,一绿尾鸟,斜上飞远,翔翠尽影,此乃黄山凤鸟也。境幻时转,古画入,穹峰澗,高飞一鹏鸾,仙骑笛音婉,拂袖点金凰,木落化凤仙,证是,见松如言。更境易,云纹古逸,荫木光阡,沥雨聚,竹松石泉处,见先贤,医圣思邈3,老者鶴颜,忙著医书,跡墨竹简,纸造未干急呈来,鲁班4仰亭悦,捋须颜,祖先四大发明,琼仙点赞。远床石,孙娘5剑壁舞,羲之6傍赏研,怀7、张8振笔一气,飞龙蛇转书碑岩,那《洛神賦》,顾恺之9逸笔氣韵出,洛神渺凌仙,吴道子10髪面画壁,神道笔劲玄,詫穹仙,马远11、沈周12溪壑言繁简,竹兰清,文人趣雅墨沾,了得情山。芋山忽目飞来石,翠伴高远。

秋入黃山,白焰燃穹,云潮气海,峰阙飞細,灵飞动天,太素降,烟松昂秀,枝错仟叠黃菊顯,山黟绣紫秋送,苔木斑肤青白浅,小石醒綠翠,秋余点朱艳。情欣远,迴川登山者早,雾隐雨衣黃,澗纱纤。又险登,一线天峰,陡高盘險,寸目烟弥,唯识湿岩,阶水湍足雨石红,登赤更助坚。洞口凉,氣飛吹,靄洗岩,煙云响若龍丝涎,吐音悚,惊魄弦,秋草素白势长旋,木松影灰枝抖短,人呼喊。喘頂至,絕極巔,体天入,環維見,一目大白烟届兮,若极臂,月匿举之可触矣,思幻耳,大虚似若李白13在,醒知尔之已去远。日西下山,云去阳天,入幽闲,溪麓齐翠羽竹,境似七贤14溪飞前,各位座,一时旷寂,忽琴响一弦,顿然,溪水音跳,灵雀飞音,嵇指云被竹衣,飘裳逸襟詩酒言,仕諸俢身息盘,经谈道言,渐其凝化刻石,羽化入画逸翔去远。忽实見,戏锣响闻,见戏台古装青衣,粉黛齿情,联想耳,中华国粹,京秦昆剧,唐诗宋词,棋琴书趣。史赞文人情才,津津言。辛弃疾15珠言词怀,梁楷16青藤丹青大写,梅氏17梨林一腔称快,传统兴言,茗道茶经,歌人舞伶,俗技绝艺,脈宗派纷,堪言之古老之文化,博奥精深。似而這,秋绣纱裹之黃山,隐惊藏艳,仰溪那,白石穷数高去,每每质素砺圆,固堆润聚。忽奇一石书闲,似库书典藉,類奇殊編,欣又是,大质如屋守溪呵松,暗石似卧滴晶护植。若历代文仕,节骨化石。诚千年文化沥血责守持,好长响黔山之音,情仰那,碧山秋叠横霞日,见白水长远。

黄山之雪,天坤交皎,北峰云水藏松黑,青木染紫老,冻叶垂余雪,白漫茫。睹那,亿晶萤舞,細灵落林,碎玉绣柔雕翠煌。目天珠峰佇,白石化润堆皱,紫岩黛痕呈銀苍,梯天阶纵,瀑冰玉冻滴流晶,精皺雪霜,尔此刻,足奇眼赏。凉纳清吐,俠身爽透,情朗。瞰收俯远,林针银镀,松黛峨素,冷光寒寺貫,退微适小入。近细物,雪娥儿,巧了翠界,透一儀新光霞,镀轻纱,明阳缕,清暖意佳,见晶灵软雪,动微偷音,好个风雅。登立崖,送客松处,新眼天,莲花峰见,若芙玉开穹,蜡叠白莲,素石翡银明鍍,細天工大象显。壑松翠魅娥靈绣,晶玉光碎漫阳闲。峰天眀境,空象释哲莲花盘,目垂俨,悟醒世人间,《妙法莲花经》18法传。佛哲殊华夏缘久,证鉴,云岗石窟,燉煌飞天历千年,蕴明維凈,度世乾。途观松雪,忽风渐急,一時鹅絮翩漫,似穹娥醉袖,莹旋眉面,換变潔白大千。汝目这黃山物灵,尔石、松、云类,中华精神可晰见。黃山之松品,青松姿态,仪俨峨崴,意指初,一修石素松独闲,探境远。又远见,涧崖松羽飞瘦,橫空独秀,痴姿爱雪。那三松,依伴如胞,并托翠床,好卧清雪。更睹见,险岩石,铁松爪铸,曲缠姿倦,待雪春來。平崖頂,无叶针松钩月玄,侧一麟松欲穹,飞羽垂渊。高更见,叠峰青岩巨龙松,魁足携坤涎,九虫吟蛟涧,吐茫烟。峨巍界,万松叠青壮山魅,银翠远。实言,黃山之松,足见炎黃志贤之精神耳。

黃山石,黟山峰迹,裂巨质纹细,刃峰柔铸,磊痕奇。近高界,屏峨坤,磊石堆苍,有象之,古群贤化岩伫峰前。远川险,剑突险仞如指掌,險阶環巅,迀峰径徊,伏起壑澗,木烟赤纤,磊铁斑固呈绮魅,大朴半穹岩。体石素,筑奇峰叠澗,易穷绮,纳变日月之光颜。黃山之石,足大见民族之魂魄矣。

黃山云,烟云忽生瞬隐,气纱雾渺,丝逸虚玄。白涛云涌迎日,气灵纳吐蕰清天。时目峰露处,崖絮灵住,晨光𣌀涧,气靜闲,化境仙。或那巔云埋处,大穹白泄,烟疾飞漫润長白,尽西远。黃山云之,魅入东方之情怀兮。

中华之黃山,黟铁峰数,天礁烟海万里穹,惊世天。言当世界文化异殊,人类值望正善世道,东方文明,源脈千古,独唯耳人文精神,可至境界,大可善安世界矣。中华之文化,正见东方气度,容宏纳微,大合正能而抑恶势,必善贏天下。今見黃山自有情心,华夏文化黃山现。自古黟山,蕴呈東方之美矣,大象不移其东,气灵昭昭,千古颂。直言耳,欲求慧道,黟來问妙山。吾语,人类法道,慧择字也。天下攘熙,择其丑恶,何不择其善美耳。大责人类文明,必定合正善,聚大能,大定握奇,小治而非大耗,善正合大矣,恒衡世坤耳。今尔黃山,美誊世界,其国人何而不自豪乎!听去黃山秀,闻远登吾山。

仰瞻尔黃山,七十二大峰云去,大见晰,天画气养,碧松翠魅,苍岩荐天璜,天笔漫纵划润翡,坤石迹古面宇横,惊奇伟。尔那明清碧润那般空,汝这赤紫魅炫那彩锦,霞云显象。正見一天马骄飞,霸骨雄起,剑鬃掣尾音鸣宇,踏雲疾,霞凰錦龍渲漫,似汞焰初射音星飞溅。尔看,天马仰首塔势,含一珠圆,忽亮𤨪,极光穹魅,一天明境。正时见,日月同空,明清乾碧。奇醒見,晴空丝玉娥飞戏,银光鱗云千凤羽,西去凤飞。

云海漫漫远矣,责善者,必将迎光明归兮!东方日照,赤黃山,尔伟绮壮丽,秀峨之魅兮,大情无言尔兮,非斯一言尔,吾言呼,大美黄山!

    2017年3月8日 作者马智睿笔名马力

1老子(前571-前471年),姓李名耳,字伯阳,又称老聃,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他对后世的影响主要是一本叫《道德经》的著作,开创了我国古代哲学思想先河。

    2屈原(前340-前278年),芈姓,名平,字原。是我国最早的浪漫主义诗人,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代表作品《离骚》。

    3孙思邈(541-682年),京兆华原(今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人,唐代医药学家、道士、被后人尊称为“药王”。

    4鲁班(前507-前444年),春秋时期鲁国人,姬姓,公输氏,名班,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科技发明之父。现在被人们尊称为建筑业的鼻祖。

    5公孙大娘,是开元盛世时期唐宫第一舞人。善舞剑器,以舞《剑器》而闻名于世。正是因为她,我们才看到了草圣张旭的绝妙丹青,读到了诗圣杜甫的慷慨悲凉的《剑器行》,画圣吴道子也曾通过观赏她舞剑,体会用笔之道。公孙大娘成就了三圣之道。

    6王羲之(303-361年),字逸少,东晋时期著名书法家,有“书圣”之称。代表作《兰亭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在书法史上,他与其子王献之合称为“二王”。

    7怀素(725-785年),唐代书法家,字藏真,僧名怀素,俗姓钱,幼年好佛,出家为僧。他是书法史上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家,他的草书称为“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

    8张旭(675-约750年),字伯高,一字季明,以草书著名,以七绝见长,书法与怀素齐名。性好酒,醉后号呼狂走,素笔挥洒,时称张颠,被后世尊称为“草圣”。

    9顾恺之(348-409年),字长康,小字虎头,汉族,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代表作《斫琴图》和《洛神赋图》等。

    10吴道子(约680-759年),唐代著名画家,画史尊称画圣,又名道玄。汉族,曾随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体会用笔之道。尤精于佛道、人物,长于壁画创作。

    11马远(约1140-约1125年后),南宋绘画大师,字遥父,号钦山。擅画山水、人物、花鸟。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

    12沈周(1427-1509年),字启南,号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竹居主人,明代绘画大师,吴门画派的创始人,与文徽明、唐寅、仇英并称 “明四家”。

    13李白(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成为“李杜”,其人 爽朗大方,爱饮酒作诗,喜交友。李白有《李太白集》传世。

    14竹林七贤指的是三国魏正始年间(240-249年),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先有“七贤”之称。因常在当时的山阳县(今修武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世谓七贤,后与地名竹林合称。

    15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南宋豪放派词人、将领,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16梁楷,南宋人,生卒年不详,祖籍山东。他是名满中日的大书画家,他是一个行径相当特异的画家,擅画山水、佛道、鬼神,师法贾师古,而且青出于蓝。他喜好饮酒,人称是“梁风(疯)子”。梁楷传世的作品包含了《李白行吟图》、《泼墨仙人图》等,但以《泼墨仙人图》最为有名。

    17梅兰芳(1894年10月22日-1961年8月8日),名澜,又名鹤鸣,艺名兰芳。祖籍江苏泰州,是近代杰出的京昆旦行演员,“四大名旦”之首,“梅派”艺术创始人。擅长旦角,被称为旦行一代宗师。代表剧目有《贵妃醉酒》;昆曲《游园惊梦》等。

    18 《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是佛陀释迦牟尼晚年说教,明示不分贫富贵贱,人人皆可成佛。在古印度、尼泊尔等地长期流行,有40多种梵文版本。

书法:《黄山记》 作者:马力

古城记忆

古城记忆(复州城)

幼时爱老城,老城有传承,文化底蕴深,千年集大成。
唐清建城塔,城东塔永丰,风雨巅砖缺,尖处独树声。
城外护城河,石上水清波,城根一人家,石磨斜泥坡。
城内方十里,中街巷垄整,街心高石坊,石狮丑奇睁。
爷家城里西,年节去城里,见塔知到城,目砖见欢喜。
雪压院牡丹,半湿老树干,居后连城墙,云低砖青暗。
州城民风俗,上岁人史谈,书诗辈才涌,无艺朱耻颜。
城有大户家,四世同檐厦,男孝女顺福,勤劳治家法。
腊月进商铺,白蜡红纸粗,挂贴灯鞭红,打酒油米醋。
小年忙大年,家家忙不闲,细作有刀工,吉利话先聲。
被褥老布浆,绣枕硬勃项,炕隔巧雕木,不觉入梦乡。
家家做年供,蒸炸城巷空,腊月二十九,顽童提灯笼。
打糕滚元宵,发面染圣虫,院房清干净,车马遍从容。
阶井石冬雪,菜地挨对街,老岁扎风筝,孙子线紧绷。
天晚已汗身,家人喊亮真,饭后洗脚睡,想明心兴奋。
三十饺子熟,门开白气出,气味各家通,烛香拜宗祖。
初一鸡狗响,新衣穿自赏,爷奶爸妈拜,先宗上好香。
邻拜连本亲,年衣个个新,街碰般大童,见面最亲近。
家屋窗花红,无事扒炕烘,大人打小牌,小玩不倒翁。
正月初三四,南城逛塔寺,砖顶白青分,高墙风落尘。
塔下三槐老,参天相连抱,夏茂秋落叶,雪风经几朝。
瓮楼日晒暖,拱门逗凉闲,见石车辙深,轱扭老牛倦。
石墙柳枯叶,风扫鹊尾斜,黑驴叫声远,路追旋莹雪。
日照青墙路,叫卖糖葫芦,细数拜年钱,买了剩分数。
鞋湿烘炉前,日出午阳偏,窗台做泥炮,崩裂甩柱檐。
城墙苔雪融,缝生山枣红,风筝上天傲,落棘垂头翁。
春雪装古城,到处筝哨声,迎风站城头,长望城外容。
离城十里寨,婶子母健在,家养大黄狗,追你甩尾歪。
门前坡木叶,风冷草飞雀,急别回城家,下起鹅毛雪。
老城载百古,十家九文物,微宏文化城,怎可丝毫忽。
复州城老城,今已去无踪,不见故容貌,城砖迹影空。
城剩一楼门,见瓦几片真,残塔望心痛,旦尽亲见
忽忆沈清宫,九龙惊世工,又是几年回,惊修艺俗傭。
古城文化绮,历血呕心记,古迹轻废去,何能不叹息。
文化千年舟,毁船体不周,无舟持橹木欲乘千年求

1 终:毁掉的日期。

    2沈清宫:沈阳故宫。

    3惊修:拆掉重建。

    4橹木:船桨。

    5欲乘千年求:作者感慨,文化的毁掉,需要时间的沉淀和年代的积累。

伯琴1

丙申年八月于画室

何人彈心,何琴音情。
悲彻月徊,夜木偷影。
雀亦怯叫惊退,知音本难寻。
声声调调合凄切,方懂诗才人2
自古郎君,问花独悯。
是芳草贵人心,昔郎斷腸君。
惧負心,琴声訴,恰似东水流漂花零。
弦弹、惜抱不眠夜,春冬发白泪沾襟3
伤不起,琴弦断射,去也,再无琴4
独夜空有月明,伴昼风渡。
晴柳醒,好听叽叽晨雀音。

1伯琴:俞伯牙,春秋战国时期楚国郢都人,在晋国任职上大夫,精通琴艺。伯牙抚琴遇知音讲的是他探亲回国途中发生的故事。

    2诗才人:历史上的李白、杜甫、李清照和李煜。

    3泪沾襟:出自[唐]周朴·哭李端。

    4再无琴:伯牙摔琴谢知音。钟子期死后,俞伯牙摔琴断弦,终生不再弹琴。

台湾行

臺灣行

鄧丽筠坟祭于台北

金山空云白
筠园佳人在
何音哀情海
万水絲馨来

1筠园:邓丽君墓园。

七绝·日月潭

丙申八月二十

日光月影動情思
翠碧平分雨聚時
纹水不識孤雀窘
檳榕岸果待熟知

臺灣行有感

八月二十三

日出琼山霞锦焰
星宿婵镜瑶池仙
郎女情深夫缘和
两岸合璧天下愿

1郎女:牛郎织女。
2合璧:指和氏璧,出自《史记》中历史典故“完璧归赵”。

七绝·臺北夜街

八月二十六

書店燭明巷晚風
香茶清遠有賓朋
闲出晴赏唯欣目
檳影嵐星月夜城


臺北故宮

丙申八月十七

歴代賢君畫妙精
北宮逸作魅欣神
富春山水其分半
國破宗珍散失堪

1北宫:台湾故宫。
2富春山水:指《富春山居图》,这幅画几百年间辗转流失,一半在杭州博物馆,一半在台湾故宫博物院。

臺灣清水漁碼頭

丙申八月十八

冠廟雲晴紙火燒
漁船白日渚銀橋
老街南去炎人暑
無少出閑佳麗嬌

1冠廟:指台湾淡水妈祖庙。

臺北

丙申八月十七

蟬空玉素碧柔天
潤日光绮逸翡仙
急雨入臺雲中路
濕街夜樹蠟燈閑

七绝·臺灣嘉氏古居

丙申八月十五

璃光墻粉燕奇飛
瓏彩書綺户院梅
雕木戲樓詞唱遠
厢閣避桂醉青唯

1燕奇飛:指中国古代传统建筑中的飞檐,状似飞燕。 2避桂:古代封建社会,女子要隔帘观戏。


日月潭遊

丙申年八月十八

翠木隐寺日月潭
雨云明晦奇烟山
鸟瞰丹青正写意
穹光碧波槟榔鲜

寶島臺灣臺中(赠星云大师)

甲午八月十八

仙水靈龜宿星落
日月潭心逸烟娥
谁殊善緣織郎願
華厦脉血一宗佛

1靈龜:从空中俯视,台湾岛形如灵龟。
2織郎:牛郎织女。
3一宗佛:炎黄子孙,血脉相承,一佛一祖。


尼泊尔之旅


前言

作者:马力

2012年12月,尼泊尔政府邀请参加中尼文化艺术交流(十方)朝圣觉悟之旅文化节艺术活动。经加德满都去往蓝毗尼。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国家,尼泊尔国内最大的特点就是庙多神多,在尼泊尔共有3亿3千万位神祗,比全国人口还要多。
加德满都城是尼泊尔的首都,始建于公元723年,公元12世杨李查维王朝时取名“加德满都”。
就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而言。是观赏尼泊尔寺庙建筑的好地方。这里囊括了尼泊尔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之间的古迹建筑,广场上总共有五十座以上的寺庙和宫殿。1979年整座广场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遗产。
这里有库玛丽(活女神)庙、湿婆神庙、阿育王比纳亚克寺、纳拉扬神庙、塔莱珠女神庙、独木庙、哈努门达卡宫、黑贝拉伯等。
就蓝毗尼而言这里是著名佛教圣地,为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地。这里有摩耶夫人祠、阿育王石柱、菩提树、圣水池、佛教寺院、西寺院区、东寺院区、古老的迦毗罗城遗址。是世界各地佛教徒渴望朝拜之地,也是当代佛教复兴的基地。
尼泊尔的人们淳朴善良的品质会深深地打动去过那里的人们。
尼泊尔回来后有感而创造了《尼泊尔之旅》散文诗。

《尼泊尔之旅》

(一)

加德满都啊
通往圣地的驿站
神殿镶嵌着千年的铜装
有着古佛和神像

金阶两侧上的金瓦
下边是金的风铃
古庙檐下
褪色了的古老木雕
传达的是神的远古的声音

马拉王庙天女的风姿
是用蓝色刷的
刷在那神女的面容和飞带上
你看那惊喜的黑眸
最血样红的口唇
显示出透彻的兴奋和神秘

香的烟和那桔色光的天空
衬托着是空气中游荡那神的
音乐和生灵祈祷的愿望

浓浓的
叠叠的香火味汇聚着
传达着生命的许愿
暗梁下的鸽子
沉重咕咕的吟鸣着
无论是神雕像
还是古老的神冥

驱使邪恶和生命的烦恼与疲劳
输通给灵魂的真存

黑皮肤消瘦的男童
大大的眼睛
青白的真白
纯黑的真黑
自由地在庄严与神秘的净
空中飞荡着他们的笑声

到处的始古如铁雕石的小神像
叠染着花红
花黄和玉白的白米

那红
如血液注入了神的灵焰
是千年不毁的灵烧
热了世界
亮了生命
流淌在神体至头到脚

那黄
黄的是那么的明丽
艳纯
如同阳光姐妹一般
是如
灵魂获得的秋天收获
是如
神识成熟的金子般的

收成
也如是
僧侣衣布那艳鲜色彩的合化
黄里浮着白云
透着万物感恩的厚淳
侵入浸透了始元的神灵

白米
白于一切的白色
白于蓝天
白于净月
虔妇们那一双双岁月熬皱
的老手
少女们的小手
双手捧着白净的白米
送进那神像的嘴中
指头抹的是那样的实在
那样的善诚和激情

神像石上飞来的小鸟
用美丽完美的羽体下的爪子
抓住蓝地白花的瓷壁
吃着与神同享的白色灵虫米

抹了两下长壳嘴
挺身劲姿地看着你
眼睛反射着它眼前艺术的
全部
那全部的斑斓穿行的活浮雕
然后飞去了

飞到那白玉石圆拱的屋顶
那个不仅是盘古而老的神台
更是最始原的灵神历史的真本

几根石柱灵肉摸磨细了的黑亮的地方
是那时空制造的痕迹
正穿越着时空影像的底片
留下了不朽的永恒

柱石虽古简
明显别于众神殿那奕彩密绘
正因这朴简
近似符号
它最接近远古的物实

眼前一座背向太阳近升的
一座奢贵的古王宫
长长的竖横在通往杜巴尔
广场的路边
两层黑的
旧的
雕艺方窗
歪斜的排连着
森严的如排列着王室的历法
和那个历史贵阶们的奢靡精致所特有


由于时空的变化
生活现场的移转
真实与虚渺
空相应与时的转移
消亡中显没着幻象

你看就是那漆黑的屋内
那一个开扇的窗户里
飞出过神女
听说还在不久前

站在殿檐下对面议论的生灵们
还在希望象前一样会飞出神女
想象的等待着又一个飞灵的真实出现

呆在这神秘的寂静中
被这神奇的吸引
我离散了同伴
不安和必然的应对
被广场那边的独木庙的
阵阵的薰香味道和阳光下喧哗的人群的吸引
不自觉去了那里
一座塔殿
塔梯周围四面络驿不绝的
僧侣和出入的人穿过有百年的
有着石阶和漆柱的阴凉的殿廊
香火中飘浮着翁翁的咒音
是问佛事和交流的僧侣们念读经声

一位膝盘坐地的信僧
赤着身子
几缕细发布分在头上
胸毛稀飘在胸肉上
一块黄布缠在腰下
指头点着器皿里的水
不时的扭头侧下望着黄色布上的经书

日光线的台阶下
穿着红紫衣布壮肥的妇女
一双眼睛半隐在头巾的身影里
直射着你的好奇

午日晒得
那散开的加德满都的一缕缕香烟的绳子
缘众漩流般流向南古街
古街建筑连群着
角锥形的伸向远深处
黑色的神木架支撑着黑棕的殿檐
阳光
水雾
香气
薰烟
共同合加着兴奋 快乐
碧蓝色的天空也参加着

往来的人群的嗓子
粗细高低的音符
在这古老的街上
上下弹跳着

同伴又重逢了
在很小一座金寺那里
正排着队等待加持

寺顶天那金盘般的日头
与金鼎热光正热化着
较赛着

寺内的那尊佛
垂目吉祥的面容
耀眼的金光
是太阳最金亮晃眼的那一块色彩
金佛她微笑了
佛边坐着那一位僧人
一身金光的罗缎衣
一副善美的面容
一对柔长的双臂
一双修长的手
佛指式的
在阳光的光线下
正频频搅拌着
红和黄的花瓣
把鲜艳花研成液汁

他喜庆的给善男信女们的额头点上红彩
点在印堂的圆
是美丽
竖抹在额上的
是惊喜
这圆竖的点灵
真可谓犀灵一点通

只要点抹后
你的心情顿时如太阳鸟一样在喜悦中飞起
心亦会如金盆中的水在阳
光的照射下映透着佛光亮的纹水似的那种清明

这里从日出到日落
一个接一个不断地来这里
接通神的灵光
接通着神灵的彩色

这点上红印的人们
配穿着他们的服装无论是什么样的 赤红
绿
白黑的色调
什么样的纹式
那只怕是
只一瞬
起码是这一刻



一切都如宝石般灿烂着
释放出和谐和美丽

这善美的芳馨的红
黄的草花
在激荡中开艳
艳美的
色气的
如诗如歌的在兴奋中感动着
般如百鸟随追中的叫鸣

只要点摸上这红印
于是就奔走在喜悦中
相互感应
相互照明
穿流在古老神秘的无限光声下
在这飘香的国度的天空里

那到处的一个个小小的红宝石的光彩
在古街
在神的广场
在加德满都大街小巷
相互激活着兴奋和美善

在这到处布满了神的灵网的地方
在灵网结点的位置上
佩置着是神古城市的服饰
宝石般的活动的艺术彩色

宝石的紫
宝石的黄
宝石的绿
更有宝石的红
在喧哗的神场上留下最灿烂
斑阑炫丽的色光

一座巨大的人面狮身的哈
辛纳石雕下
一位少女深遂纯净的甜温黑眸
伫立在那
嘴唇还在不停的念着经咒

邻近的石阶高台处两排护
神兽石雕
反着青色的天光
折射那原始神力的黑色上
高台处
蓝天的风
爽凉了心灵
似乎是这里的天空刚刚才飞过天女
天女飘留下的阵阵的淡香气
那是神留下的神奇的气香

这凝香随着白雾的低沉
飘向一座十七世纪马拉王室宫殿
马拉国王圆柱对着的雕着
神故事的金门内是一座博物馆

陈设的古件就更古远了

身穿老式服饰的士兵手持长枪
守护在神秘的寝室门口
殿苑的神池东西面
一座雕花的玉台上
一条有了年代的紫金色
铜的
象征着神物的眼镜蛇
抬着扁宽的头
磨得发亮的圆鼓处
绝伦精美的鳞片纹
闪着刺眼的金光

阴湿的青苔散发着年代的寂凄
这森闭的气息和池中
似乎还保留着潮湿和药草味
仿佛眼前你看到了
手捧药花的仆女
正向池中撒下药草
沐浴毕后的王妃
蛇毒的心外包装着美丽
享受着无尽的华贵
把握着神权的金杖
反复的改换着王室

始建于十二世纪
南街石像处岁月风化了的白色神坛
下面妇女和几个儿童俯依

在神坛边休息玩耍
在幸福中灰色的鸽子
成千上万的生活在这里
红色的爪子似乎在广场上
写着古老的文字

忽然仰天飞起
习惯了这里那条
长着银白色毛皮的小神牛
衬处在万点翔羽的震撼中

金钟响起来了
倾时鸽子冲向天空
传带着神音的清脆
朝向远方
场面正是在这
熏香浓烈的焰火正旺的时候

在鸽子广场不远的地方
几座小神殿
围着一座三角形的广场
中间一个老白塔
飞落了几只鸽子
侧面著名的神庙
门口下一只镀金的狮兽
精湛的工艺
立在高台上
显示着神的威力


那是昨天的事情
我们住下小旅馆
前面的小巷两侧几层高低
不平的古老街建筑
完全把阳光遮住
只有一条曲窄不平的石路
空间小得只能接受天空的
一线微弱的光

千年古巷
神奇的暗色
是历史的洗涤
和老神的独有的创作冲动
与时间的无情交点的力作
这里神古街巷
似有无数幽灵的眼睛
贴伏在两侧听视观望

下面的店铺
不同高矮的小洞
锈了的钉子上面
挂着供神的物品
黑色的大方木
撑着斜扭的卖窗
卖窗内
卖货的人侧身坐在那里
面前摆着是延续生命需要的甘果,
传输大地给人类的恩赐
圆 大 小的




白的

这里十几米远就有一尊石佛像
如此的古老
岁月损蚀的神石看上去
非神灵不可

另一处阳光的法术奇妙地变着色彩
分类出
颜色不一的蔬菜

拐弯处鼓突的墙外
成对的双木雕黑柱
上半截雕着花瓣和神童
铁黑色中记载着年代古老
和老神的文化
涂了白色的墙的下面
一位男人面前摆着各种的谷粟
在吆喝着秋获的丰足

小街的来往人群中,
一位中年女子笔直的身子
头顶着巨大的包裹
轻盈的避开着人群
一会消失在巷的尽头

巷的尽头隔壁一座小庙堂
圆形门的铜雕边涂着黑蓝漆
两侧一对石兽伫在石阶上
褐红色的砖墙斜角有一座小塔
乘凉的人休息在台阶上
卖红苹果的男人
落着尘灰的头发下
黑色的眼睛不时上下打量
着街上来往的行人

庙塔东南是座神殿的
阳光直射在这块神殿的门头上
照射在斑斓的石地处

东处无数台三轮人力车
圆篷布画着强烈色系的图案
他们呼着高音
一位拉车人在日晒下
暖暖的睡在车上,
棕黑脸上的小胡子随着
打起的呼噜起伏着

我的画笔快速的速写下来
直到又画好一张
画的是乐观大方的一位胖妇女
他才醒来
好奇的孩子们嬉逗的笑着他

建筑物那青暗的影子
在广场上拉得很长

紫色光线和来往缤纷的服装
及神像上的紫色
还有下午的日金色耀着你的眼睛
围观的人群使我紧张的热得满身是汗
我心里被尼泊尔这个民族
的艺术感动着
佩服和激动着
实在是在心跳中做完的画

临近一条街是古巷
这里有做铜器的古老的手工艺
工艺是那样的精致
器壶紫黄地闪着尼泊尔
特有的光彩
垛得高高的

那里有卖服装布料的
布中石绿色上配着白花
纱料如刚发绿的春草
有紫红色的印黄的图形麻布
老蓝色和米黄麦色
有中黄灰白条中再加上紫色线点缀的蚕丝布
有雪一样白的羊毛绒
参着艳紫的淡粉色
孔雀蓝是那样纯透
纱缎一匹匹垛在殿石上
足有五层搭挂在高墙上



赤脚披肩的女人们
用嗓子叫着
选着她心中的色彩
商人在城台上用长竹杆敏
捷的调换着布料

另一边摆满神像的地方
穿着一身淡湖蓝色披头巾
的少女
站在门口
嫩粉的面肤嵌着一双清纯
净美的眼睛
自然的垂着她的胳膊
外墙上挂满了供奉的大小的神像
巷侧有阳光的坡下处
一棵老神树
红砖砌藤根缠绕的神台
无数的藤根的生长而裂了
变了形的砖石
供奉着神物和神像
岁月浸损了石像的石质

一身棕灰色
织着纹样的蓝色毡
掂起脚
头巾边垂着一缕灰黑

长勾的鼻翼
挂着一个大银环

深陷的眼窝
球体闪着青光的
一位高瘦的老妇人
完全与暗影树融在一起
硬而细长的手指给树上正缠着
许愿用的红布条

摆脱苦涩的忏悔
痛苦似乎扎着她的心
她在这里唯一寻求的是
灵魂与精神的解脱

古神树左侧明光处一座如
白纸白的石雕
一头小羊的石像
原始初形的造型画笔
在白云上用天蓝色涂勾出的真朴的笔迹
儿童的稚气还画了二个半
圆的乳房,
抹着红脸蛋
洁真的白石神像表达的
是最原始也是最现代的艺术
加德满都这一块白色会深深地印在你的情感中

离这不远
我们来到了库玛丽寺
进去一下子就感觉到于
外界的空气隔绝了

这里宁静
神秘
天光下一个不大的庭院
白色的大理石台阶
雕着神老的纹图

活女神楼的精美窗棂
檐柱
特别那黑色的木雕窗
老红砖墙面
鸽子在一块雕花的大理石上面
发出咕咕的声音
啄着银灰的羽毛

高处上黑窗开启着
下面站满了各国的参观人群
有明透着绿色血丝的
白肌肤欧洲妇女
银丝发下圣母般蓝清的眼
睛反射着珀黄的微光
白麻衣内包着一个孩子侧坐在地石上

还有绅士的尼泊尔高层先生
依在雕柱边
白巾绕头
美丽的印度胡子
黑色的西装

亮黑的眼球前
戴有一副黑的精致装饰镜
在等待中
男人女人们窃窃细语
细语在空旷又狭小的空间
中放大了的语音
飘荡在神奇的井院空中上
有的人已经等上一天了
或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突然喧哗起来了
三楼内窗的两位老神仆
在两处窗内坐好后向外窥视着
一会儿
一位十几岁美丽的女孩忽然出现在中间窗前
探出头
有人说
她就是神女
现场肃静了
她只待一会儿
就回去了

肃静中又喧哗起来
议论中听说神女的脚是不
落地的



(二)

次日
金日镀着银纱的清晨
从加德满都至目的地释加
牟尼出生的圣地是蓝毗尼
两端那条公路连通着
启程不远进入了高山带
公路如天女的飘带
曲连在竹山翠林间

尼泊尔风格的民居草房不
时的出现在半山坡
泛着红白色的泥土中
有无数的蕉树象锈绿了的钉子
插在泥坡上
由天山的白雪融化后流下的
水汇成了大河
翻着翠浪
转山而下

背着晨光的几座圆锥型的
山尖上围绕着白雾的云环
淡染着紫色的光
还有无数的小山淹没在青
紫色的暗影中

公路边的壑崖斜叠的层岩
接受着晨曦的温暖
车走向公路转弯高处的地方
有如是向蓝天的方向冲去

路边那一棵葱绿的巴蕉树
美人般的新艳的叶子
独站在那

路过一个小镇
公路的两侧有着商店的排
排的楼房
白的,
粉红的
褐绿的
楼的颜色中没有重复
也没有重复的楼型
路边还有新移植来的可观
赏的树

洗布料的妇女们
挂起块块的新染的布料
地毡上坐着几位老妇人
正和孩子们在说笑

水井边袒露着肩洗头的女
人弯着腰
正用水桶往头上洒水
小羊在边上用腿踢它的长
耳朵挠着痒痒

中午时我们下榻一一家中国的餐馆
这餐馆坐落在大河的坡上
各种名贵的花植布满了石阶上下

苇草搭建的屋顶
用几根木桩支着
蓝色漆刷的木桌椅
坐下来
你会在清凉的环境中看着
那急湍而下的河水
当它转过山的时候
已经变成一条宽宽的大河
白色的河岸上
远山已经是淡淡的银色的清影

在有日光轻雾的前方
独见一组巨竹和一棵古树
往下看
下面的栏杆边上
坐着两位法国人
喝着咖啡在聊天

夕阳暖暖的拉着长丝线
一群身穿白蓝色学服
灰色的高腿袜子
统一服装的小学生们
蹦蹦跳跳的从有几里长跨
河的大白桥上面走到公路
的这边来
他们快活热情的边走着边
向车上舞着小手

公路上来往的车辆
一个接着一个

连起来就象花斑蛇似的
一会快
一会慢
蠕动在山岭水木间

在一个村子车子全都停下来
紧紧的排成长队
每辆货车上画满了彩画
彩画画的是不同的内容

这上面有佛的故事
也有天堂的故事
这上面有神的符号
也有佛的经言
全都洋溢着喜庆和浪漫

驾驶室内挂满了吉祥和祈
福的挂件
你看
连他们那健康的黝黑的脸
上的白齿都沾满了喜悦

热能和时间消减着人的情绪
大家下了车
情绪的能量与外界凝结的空气
真帅的质根和传统的习惯
一个个席草而坐
席地而盘


一个刚快成年的小伙子摇
着身子坐在年轻的母亲前侧
母亲身上那粉紫红的亮缎闪着光彩
健康肥壮而均称的身体安
静地盘坐在因长途而磨秃
了的车轮下
颊边的黑发垂在紧紧
裹在头巾的脸颊边

一对又大又静的大眼睛
流露出勤劳
善良
朴真
宽博的尼泊尔妇女的独有神情
她那微笑的口唇中似乎显
扬的是腼腆
美丽与操节

暖光又一次射在女人的脸发上
逆光中额上那个圆印
红艳的特别
精织的亮缎领花边
更加艳醉

停车的时间太久了,
路过的人通知她前面的车
子开始动行了
她对他投向善意
是没有话语中表达的谢意

车走动的喇叭声如音乐和
天使吹的号角是那样的悠扬和
响亮
车一个连着一个的向前方
移动

夕阳的锦霞是用金丝和紫
线交织的
映照着路边屋外一位老女人
一身传统的衣装
抱着有着一双美丽眼睛的幼儿
用另一只手在操作着家务
几只狗安睡在路上

村庄和古树
彼时笼照在夕阳光线的黄昏中
大河对岸山的那边阳光最
后留下了一道金色的光
傍晚河的这边高起的公路上
草屋此时已变成一排排的
剪影

山坡的竹林落满厚厚的尘土
有的车灯已经打开了
车在慢慢的行走着

忽然有鼓声响起
鼓声的节奏浑重而激扬
在旷野的夜晚中传响
这里似乎是在用仪式迎接着星星在

此时出现
换迎来一起参加这里的欢乐

排坐着老人妇女长凳的
前面有几个儿童优雅的跳着舞
舞着天成
自然
神女的舞姿

她们看见了我们
老男人们的鼓
更响了
那一群孩子全都开始舞起来
还有的用眼睛微笑着
起劲的与我们友好沟通互
动着

这原生态的民族舞蹈实在是
让你醉
让你美
让你兴奋
我们的目光
乡晚的星光
孩子喜悦中微笑的神光
一切是艺术
一切是快乐 幸福


蔚蓝的天空上
星星钻石般的闪着亮光
不知觉
晚雾降临
进入了原始林中
粗大的古树魔影般的伸向
夜空
湿草的气味和空气舒通了
你的身心
入睡的鸟
苏醒了在叽叫着

猴子和林中兽嚎的声音形
成了又一个奇异声境的世界
几棵如守护神般的星星
格外的晶亮
细雾
浓浓的在林中飘浮过来
越来越浓

车也越来越慢
灯光直射着流动的白雾
什么也看不见了……
忽然
一个小城黄亮的光芒出现
在前方
到了
到蓝毗尼了



(三)

到蓝毗尼了
这是释迦牟尼佛出生的地方

蓝毗尼这块地方它临近的
是原始的森林地
那无风的轻雾
还在均匀的散漫着

清凉的夜空
宜心的空气
平静淡然
蒸升着佛土的灵息

雾从大地上生发出的是
感应的缘场
这里的圣土上
仿佛在不停地由慢到快
旋转着无穷的能量
释放给天空
释放给天空的大气

车的发动机声明显的消减了
我们入住了一家中餐的酒店
入睡前我走到室外
走廊上淡淡的白炽灯光
在雾中静静的亮着
只要有一点的声音
那怕是流星划过的声音
似乎也可以听到

这旷渺的雾夜里
远处的猴子与狼鸣声传荡
在夜雾中

清晨
日曦普洒给有淡雾的天空
世界透着和平的金光
细尘肥沃的蓝毗尼田地浮
着紫气
居屋边的草垛几根长木栏
上几只附于神灵的黑乌鸦
自由的蹲飞在那里

地平线上
一棵冠型巨大的古树立在远处
一切空间都笼照在白纱般的雾影中
路边一只青亮色的大牛在
沟里食草
不时扬起头
吸着这里的空气
光线刺在它的眼上
它眯缝着

斜沟坡一位瘦黑身披灰毯
的包白头布老人
一手紧抱着披肩
拿着一根长竹杆
支撑着身体
棕黑色的脸上

深抠的眼睛
短硬花白的胡子
流露出艰辛而平静的神态

我手拿起画笔
面对着这清静的世界
内心收藏着激动的色彩
不知是什么时候
身后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蓝黑色的包头巾和披肩衬着
一双蓝白的黑眼睛
微笑的看着你

两只小手轻放在白淡色的
裙子上
很小心地表现出好奇
表情中似乎在问你
你在做什么?

侧背着阳光酒店墙的南侧
正耀着金辉
小路上一位老年女人
整个头身披包着蓝紫的长布衣
一只手擎着头上的一件浅布袋子
逆着晨辉走远了

路边停下披着紫红风衣的小伙子
一腿支撑着自行车

他的伴侣这面抱着孩子正
在认真的踮着脚去抹掉
小伙子眼角上的异物

小伙子看见我笑着脸
那健康又被阳光影得彤红
的脸
那一双含着善良的含蓄的放
射着火热神光的大眼睛下
方而尖宽的下巴上
兴奋闭笑的嘴上翘着
透红的耳朵下
丰健的脸腮透出
英美
大气
激情
配上一块朱红色的宽布紧扎在
额头上
一缕黑头发在侧面的脸上
垂掉着
浪漫英俊
有如一位俊美的王子
热情的向你招手笑着

这时整个清晨的阳光
越来越强烈的散发着
愉快和幸福
心暖的你感到那是善的光茫
感恩的光茫


第二天
白色的雾
白全了蓝毗尼圣地的上空
今天是迎接新纪元
迎接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日


我们来到了中国在蓝毗尼
由联合国批建的中国的中
华寺
黄金色的琉璃瓦是紫禁城
殿瓦的造型和色彩
寺体最具有中国庙宇的样式
庄重
恢宏

檐下一道
中国的藏蓝手绘图案纹样
四个大红灯笼在正门边
一块黑底金字的“中华寺”匾额
大气而庄重
悬挂在正门上

三道院内有大雄宝殿
整体建筑表现出
诗的国度的五千年文化的
特色
鲜明而特别的
建造在蓝毗尼的圣地上

表达着佛教
传到千年中国的感恩和回报

天光清洒在大雄宝殿门外
的石阶地上
十几米长的一幅中国画由
十人绘笔协作
描绘释迦牟尼佛内容的
中国瓷器及中国书画作品正示展着
中华寺外
东侧饮食大师们
正准备呈奉一道中国饮食
文化大餐

身穿大唐服装
传统的发式
大方
典雅的东方美女正娴熟的
表演着千年的茶文化

古琴的音律荡漾在圣地的
白色的上空
几千年佛教传播华夏中国
发扬光大
这成果正是给佛祖的回报

当地的尼泊尔人
在这庆贺新纪元的日子里
喜庆的把家里的甘果拿出来

蓝毗尼圣土上佛祖诞生地
代代受佛教育生活的人民
那鲜明的品质特征
就可见别于一般

你看一位应接佛陀主世佛光的
上年纪的老妇人走过来
灰白的麻发下
褐灰色皮肤
透着桔红色的色彩
反着气光的嘴唇紧闭着
深眼窝里透出矜持和平静
岁月留下的深深的皱纹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
有力的舒展开了
鼻翼上的金饰反射着金亮

边走边伸直展开的双手臂
托起身上的披布
边走边祈祷
似乎她双手在应需的已得到了

她慢慢地从年轻的女子身边走过
这位女子头上披着红色头巾
身穿樱桃红鲜艳的新婚衣裳
上面点辍着星星般的白花草
花上又配上几点天蓝色的小花
使得红色的衣裳更加喜庆
更加红艳

她美丽圣洁的仪态
腼腆地站在路边

那蹲着的
不时的泛出星光
在祝福这位姐妹的女人
亲密而温情的搂着
头戴天蓝毛织花边帽子的
眉间还点着可爱的黑痣
一双描画的明亮纯真
美丽的大眼睛的幼儿
这亲情会让你感到这圣土
的人们幸福和美丽

那边站着
带有太极太极图桔黄帽子的老人
白亮鼻子下
长着一脸柔软的银胡子
胡子上杂染着淡淡的金色
有着永远快乐的笑嘴
和睿智的风趣的大眼睛
腰上系着一个黄宽带
格外醒眼
两个银铃法器
挎脖而垂
手握佛的法物
主动用准备好的英文名片
递给你
在为路过的人们送去快乐



从加德满都赶来的客乞的老人
很多人围着他
从竹篓里拿出一条灰紫
银肚的眼睛蛇
黑瘦的手灵活的握着菱型
的曲动的蛇的脖子
蛇头一会冲着你
一会转向老人

这位窄高额头上
一条褪色的桔色象绳子一
样扭着细纹的包头套在头上
灰白的短胡茬粘在嘴巴上
深遂的眼神似乎他能看透
周围的一切

重复感谢善心人们给他的硬币
对孩子们他特别会做出幽
默的趣味的动作和表情

还有那位五十多岁的大胡子男人
金色的斗蓬披在身上
红条纹的头巾缠包着
浓眉黑黑的横在额骨下
深藏一双大眼睛直接与眉连接着
炯炯有神
信仰坚韧

正义朴实的神态
有力的鼻子下
斜向两侧
膨旋
与下巴连接的大胡子上那
不常说话的厚唇
真正是尼泊尔人朴直内诚
普遍的特征

还有那城市来圣地的年轻人
每每装饰着尼泊尔特点的民族艺装
展现着异样风采神秘而丰富的佛国的彩艳服装

这圣地的人们
在他们的眼神中
你会被这具有正善力量的
精神所震撼
尽管是这里最普通的人

伴着未成有的喜庆和激动
我们来到
释迦国遗址的原始公园
起伏漫长的草坡
一棵棵古老的树
无数的叶子组织成一片片绿色的世界
在这气场爽清的环境中
你会想象着即将呈现古老

历史的真实的画面
特制给你的心动和兴奋
因为这里是释迦牟尼佛当年生活的地方

这里是雾烟森林和古木合同生造的寂静的境地
忽然
最先吸引注意的是一个特别的
象铜铁铸的树
他一身厚厚的铁锈皮
伏在突鼓的铁树干上
一直伸向天空
经历风雨折断的躯体
又在不同方向再生
又一枝扭转着的曲枝
为完成生命的全过程
它顽强的横伸向前方
转换着方向
向阳光的空间伸展着

绿色的草围长在它的
盘结的根部
一种安全的
敬佩的
学习的姿态生长着
他曾见证了王宫的历史
曾见证了人类生命的历程
也曾见证时空已进行之今天

森林的深处
有一棵十个人才可能围的神树
它并不繁茂
无数的枝根曲伸着
牢扎入土里
树洞染红了的砖石
反着银灰色的天光
岁月老成的叶子
沉垂的
卷翻着

一堆原古的小象石雕
聚在神树下
黑色的石头
传着远古的灵犀
上边系着红布条
鲜湿
红的
黄的花洒在上面
这是摩耶夫人的家庙

宁静轻雾淡虚了神树的叶
子和枝干
凉气不时的从林中不远的老树前飘过来
这里一股浓浓的
焚香味道和一缕缕
滚动的暖的香烟
呛着你的眼睛


一排四个大象
两个小象的石雕
齐排着
大象的身上披着一块红布上
印着一朵大白花

侧面坐着一位老女人
鲜红的头巾包着头
一双固定了专注的眼睛
一穿暖色的传统的紫披布衣
蹲膝而坐
形成一个圆宝形
灰棕色的双手
直直的交叉着
指尖和掌透着桔肉色
握着一捆香火的白烟
从脸前飘过
不时打几下鼓的手腕上露出
灵祥的红线排的宽宽的
地上的圆鼓
一大一小锅底形的鼓声似乎触感着吟听的灵魂

天蓝大鼓的皮
缝了几处
小鼓身砖红色
皮绳网的图案拉着鼓皮
锅形的鼓斜着朝天

在离神像不远的地方

立着一块
磨黑亮了的石头
三个铁叉
高低不齐的插在石边
是在圆头上用新采的黄红花草
供放在那里
下面插了不少束彩色香
一头黑色的木头象神古地站着

这时
她的男人摘了几枝神树的
叶子给我们
林子这里是很远没有人家
他们用一生虔诚的在这里守护着
真谓是他们唯一的缘呀!

这时
黄昏的雾已
渐渐的接近地面
银灰色的田野上
忽然在眼前
一位背影的老妇人蹲在路边
灰色的松宽的衣毡形成斜角形
她回转过头
那一头灰的白发压在头围下
温和平静地向我们微笑着
她正在烧着柔软的干草取暖
草烟从烧黑的灰和火苗中
漫延着与晚雾混合在一起

她在享受着这里的一切
在圣园不远的圣地继续往前走
走累了
又走了很长的时间
只有几户人家组成的村庄
出现在眼前
这里的草屋是用树木杆架
支着的
厚厚的棕草形成曲线的屋脊

穿过这小村的不远处
草边有一座一米多高
红色砖石砌的圆坡形的坟墓
墓边霜露霜红了的草
踏的露出了硬土底
青雾罩在坟的上空周围
象散发着的蒸气
如是从这坟中蒸发似的
这是释迦牟尼佛姨妈的坟地

来这里的人都是为纪念这
位尊敬而伟大的女性
据说释迦牟尼是她抚养大的

在回原来的路上
村庄的几家人
从他们的快乐圆满
知足的神态中
你感受到了生长在这里圣
土的人民内心的世界

草屋内走出一位上了年纪
的老妇人
还存留着年轻时的精力和
健康的神气
线条大气的鼻子有着棕红的光泽
似乎他吸透了
吸足了
圣土的阳光和空气
结实的颧骨上
深突折射着干净
向往幸福
快乐的
兴奋的目光

风晒干白了的微笑嘴唇
透出欢迎来这里的人的快乐
她的大耳朵上银花饰物
体现了女性的大气美
她的鼻翼上金饰是精神富贵的幸福收获
虔诚正念的脸只有生活过去日晒风雨的浮纹
没有一丝灵魂不光明的纹皱

头身上褪色的花头披
和黄色长至足上的紫花图案的羊毛披毡
打着长褶



比直的身材双手端庄合掌
不时地弯着腰
向来人祈福

身后侧蹲着劈柴的老人
白毛巾
褐浅色的披挂
白的胡子
浮沾在紫棕色的脸上
两条铁骨结实的脚
同这圣土的紫色融为一体
留下那岁月的干裂细纹
记录着他生命的路
非语言的打着招呼

身后的正屋门内黑黑的
侧房一架老式的铡草机
一个大圆铁轮子
边上堆着已铡好的细而嫩
绿的和黄的草
屋子上的草屋顶
铺着厚厚的草棕
两根竹子连拉着
经历岁月的风雨的檐草
如一排排牛毛尾相搭着的

一头银白色的牛从房后走
过来
只是鼻上一大块青黑色
两只戏描的眼轮

牛角光滑对称的向上弯着
下垂的两个白耳朵内
透着粉红的光色
粉透处好象是又有意识抹点上一块青色
蹄角精亮内扣着
细细的白毛皮露出秀美的
骨架和肉腱
慢慢地走到你的附近,
停了下来,
它似乎聪明地在感应着另外灵性世界别有的什么

紧跑来抱着孩子的小女孩
清目
睁得大大的
快乐的惊喜中流露出白色的魅齿
紧绷的红披头巾布
头发上又补撇了一块绿
活泼的
突扭着跨
侧抱着可爱的小娃
蓝裙下伸着结实的脚板
天真活泼急喘着气
清染爽凉了周围宁祥的空气
我们离开这里了
她们还站在那里
她们还在招手

村头一间墙面涂抹着白灰的草房
檐近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窗户
不规矩的抹圆的透着屋内的


绿


几件小孩的衣服晾挂在草
檐的下面
门边抱着孩子
头缠包着白色的长披肩
蓝布的裙服垂在赤脚背上
热情又深宁
谦和的大眼睛的年轻妇女
看着我们来到此地
静立着微笑着说话的眼中
示意欢迎着我们
她正在屋外等待着远处就要下
地归来的男人

当我们出村头的路上
迎面一位中年男人
褐白的围脖竖缠着头
抗着两米长钉子形的木牛犁
红锈的铁犁刀还粘着土
嘴上土干的紫色唇
露出朴实

直率的笑容
眼神送我们很远

这时流动着时间的白雾已
经笼罩了整个村庄农夫和
远处的小路

我们又穿过原来走过的路
走进了一个绿色的古林中
一簇簇无数冠状的林叶
起伏在白色的雾空下
这里是古老的黑色与新生
的绿色的生命生长地
汇聚了的千年时空的雨露
与光明
在这里定时的重复着沐浴
和光照

环绕穿行的白雾烟
触动着每个有生命的叶子
每一个叶子都记载着这里
的每一时分
记忆着这里现在和过去

你会看到这里的绿的叶子
都是厚实的圆满的统一的颜色
完美的在光照中提升生命
的飞跃
共同组成这幽深翠碧的空间


链接叶子曲展的每一个小枝
变化着不同的角度
定位它应有的空间不碍阻其
他的伴邻
摄受着阳光
在自己的空间中享受着生
长得更好

生长这里的树的根越深广
越能充分地完成它生命结
果的生产的诞生
如果没有根基
没有阳光和雨露的滋润
夭折至死亡和腐朽后会沉
入土中与生命无缘
根基好的
如果失去阳光的缘
也会丧失生命

不论这里的草花还是其它木植
在成熟的时间到了
必然开着美丽的花果

这些是在每分每秒
中发生着的
它吸收着远近发出的各种灵息
受接光能
完成圆满

你看

一只黑色的蜘蛛
用它千万的丝连着不同的植草
正网出一个兜形的图形
细密的雾露晶莹的水珠挂
满了蛛丝上
正在折射着天光
奉献给人眼美的感动

再看那无数树组成的场面
神奇的造型
会给你视觉的知足

还有那纱一样的雾烟气
在树枝叶中轻轻的浮动着
古树附近那轻飘来的一丝丝
白长的细雾
正填补着一块块空间
使你眼前展示的是画面的
美妙
忽隐忽现
它安静着人那躁热的心

此时正在有感悟于圣土地的
灵息我正宁想的那一刻
忽传来了佛僧们的念经声
看处一群身穿僧装的僧侣们
正在远去的一块突起的红色
砖石的城堡的遗址周围诵念着心经
我们走了一段时间

去了另一处城堡的旧址
紫光不时的泛浮在那
原始灰墙中
留痕露出的古老的红褐砖石
从北城角的墙基扭弯着城体
形成宽厚的石阶
一级一阶的收向高处
塑造着远古横的案图
不同方向分割着古城墙的轮廓
你站在近处古城址
就可收览在视野下
僧侣们和参拜的善众们在经唱

我们又来到一座远看似舟型
足有几十米范围的古城宫
层层围满了僧侣
遗址下一个通往城堡的长
坡红石阶生长着丛草
坡上的草植就象是从宫殿内
流出绿色的泉
流遍了周围宽阔的土地上
霜红了的草地如组成着花纹
与那红城堡相映存着

从侧面走上城堡
近中位置有一段黑色双圆雕柱
石基
它是城堡遗存原真的遗物
是释迦牟尼佛成佛后在这
里居住的地方

近看古城的局部的红石砖墙堡
就象堆垒的巍峨的群山
起伏波澜
岁月洗染的古痕如蒙茂万木
让你联想起释迦牟尼佛在
这里太多太多的故事

绕过丛草茂林有一块空地上
蔓延的草坡上稀稀拉拉的
生长着几棵古树
一座多棱形砖石筑身上半部
垛着圆锥型尖帽的老塔
旧古的发暗
塔根处和剥落的地方
流露出砖红的颜色
一棵长有绿嫩叶子的小树
长在塔尖半处
树根下位置
两根大的根须接下
生长着无数分须
如细泉分流向塔的根处
诉说着老塔的古老故事

这一大整片的古老深荜的
始古林中
这轻烟笼罩绵伏深远的
古老园址里
你正目睹着是这上千年佛陀在这里成长的故宫堡的遗址



整个古城址如似在无边神古绿色中的一块块部分的古红翡
这砖石赤红的似日火烤晒
烤热
烤红了
凝固了的火焰似白热化的试炉里的热浆红彤彤铸的一座座铜钮被焊接地壳这一节点上

我们都急于去圣园

走到圣园的河的边岸
这上面搭建着一个由中国
的音乐人自出资金奉献的
一台音乐剧
这条河足有十仗宽
两岸刚高于河面的
有着颜色柔和的河水
清透的雾气与河里的纹波
柔情的感应着

来到水边静站祈祷着
身上披着翠绿的毛披毡
棕色的赤脚掌
脚趾磨浅了的肤色
眯眼
紧闭着嘴
注视着河水正悟觉着什么
的老妇人

,

岸上生长着高大的林木
几棵白色的树
叶子很少
可新绿
优美柔长的伸曲在空中
走在这圣河边树林的路上
叶子和鸟鸣的声音在清爽
的空气中传荡

这条河水是从圣园内莲湖
分流出来的
这个莲湖的湖水
生长着各种草植
纤枝稀繁的伸出水面
布满了黄的
淡绿色的莲叶
平平的
圆圆的在近远处清雾里
奇异的泛着紫色的水光

湖的水心不远处
高出水面的莲叶翻叠着
两只
三只
一只
有的歪着头
有的直着头
蓝紫色的莲
正花开着

有的略开张些
或有的少红点
神美的醉着你
不论你是谁
都会让你在幽境纪虚中暇想

遐想着这湖水的水面奇异
的紫光
遐想着在天光下映着有着
紫光色的土地的一致颜色
这啊,这不正是
这圣地生长的特有的色彩吗
不正是
生长在圣土地女人们的
内敛柔静和男人们的善良热

她们的紫肤色的色彩吗

想到这里的人们
想到这里的土地
想到这一天中
笼罩着蓝毗尼圣土
的天空的白纱雾
突然感悟出佛主世新纪元的一天是神奇特殊的一天
整整一天
据同事说只是天亮时见巨大光环在纱雾出现外
白色的如纱的雾
整整一天都出现在蓝毗尼的上空

这白纱雾在这光白了的
灵细了的
透着神光的紫色
祥和的
圣土地的上空
白雾在蓝毗尼整个天空漫罩着
白明着
无处不是这样

早晨至夜晚
无差异的白色雾
它的白
无红
无黄
无蓝的白的
在这白明的世界中
无明晦之中
所有的物象纹质全现
它白的净平
维匀而平通
白的似乎有色音
含音色而不现
白的静定
非薄非厚
白的淡同
非奇而非显
白的等平
存非聚而不散
白的恒明


灵通且微密
觉悟着那不可无非的
明白之境界

一座长方型的白色建筑物
映着那白色的天空里
这座长方形宫体的上部
墙窗三十二个
中心四分之一宽的高处方
形建筑
建筑上面一座金色的塔的造形
穿过洁雾直向天空

西侧连着一座
三世纪阿育王石柱
如天空一样的平静神圣
静安在那里

走进这神圣的摩耶夫人展宫内
展厅的空气中一种亲切
祥善
自然流动着的
德行能量的恒灵的自然灵气能量给您深受
这气灵引你来到了这里
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人类世界诞生伟大的圣哲的真实见实
在庄严中穿越那岁月的时
空的现场

在场的人都沉缅在福受千年的
无限时空的大善能量
和庄重神圣的气氛里

在一个长方形的宫墙堡基中
有着很多宫室
泥土砖石保留着原有的故样

古宫最高处是圣母诞生释
迦牟尼佛的房间
他是在西北偏中的位置竖
立着红色石砖墙
南侧部位上刷着厚厚的一层金子
闪着白色的金光

金墙下边房间现在还保留
着十四世纪一块雕刻佛祖
诞生场景的沙岩圣物
几米宽一块横放的沙岩圣
石上印留着一个巨大的胎盘
胎盘里一个婴儿的身子面朝东方
石色和石质仿佛似亿万年前
流滚的岩浆时间的凝固的留迹

这圣土之上正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公元前六百二十四年四月

初八为这世界孕育诞生了
一位神圣的释迦牟尼佛
人类世界从此有了光明
圣土的紫光灵透时空的每方微沙界
正是这方圣土
可说每一粒土质都是公元前
六百二十四年
圣土最初能量发生地
这里几米的地土
是天地间最伟大最神圣的一块土地

随着敬仰的人群和僧侣们一同来到宫前有
一个方形的
摩耶夫人产前沐浴的圣池边
它是这块圣土中的圣水池
型如一本圣书
正如经典的奥妙一样
读它下面不知还有多少页数

圣池南面有一棵参天大树、
这棵树就是象征着人类智
慧的那颗菩提树
它是象征释迦牟尼佛树下
修成正果的菩提树
它高大
宏伟
无限叶子闪着智慧的灵光

众根出地支长着树体
宏大的曲躯分两枝指向天空
菩提树身有着吉象肤体的皮色
根如无数的管道在不断
地吸收着地球的无限能量
畅通地输送给天空那巨大
参天茂盛的翠叶接天展向八方

高于人的树根处
横挂着千万上面写满了释
迦牟尼佛释经言的彩旗通向远处
根洞部石阶两层

黄鲜花环摆在上面

树下一位身穿橘黄色僧衣的
高僧在打坐诵经
听说他日夜守护在这里

纵声诵经的声音
飘荡在菩提树下
飘荡在无边的白静的纱雾中

在圣园中
中国在蓝毗尼圣地举办的
音乐剧场的音乐也正悠扬
的飘荡在夜空上
音乐正传播着似宇宙中的
神秘灵亮的奇音



生灵与生命的音像场景
诠释了人类生命意义的过程

人们在灾难痛苦面前顽强
的前行着
渴望有一种智慧能够觉悟
释迦牟尼佛的诞生来到了
地球上
给了他们智慧
于是舞台那表演诵经
打座
禅悟
觉悟
佛的智慧之光解除了善信
们的痛苦
生灵们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神识升入了天堂

心经诵唱是一位世界歌唱师人
她用对释迦牟尼佛的爱的
她流着泪水
天籁的梵音
咏唱着
表达着
他自己和所有的
佛缘的人们对佛主的崇敬之心
整个音乐震撼了所有在场的观众
此时舞台上的夜雾开始从水面
轻慢的向上漂浮

碰撞心灵的音乐轻漫委婉的仍在白雾中悠扬
舞台的灯光
立体的影幕不时上台的



剧装人物在彩光中
把人们的心灵引去那变幻
虚茫的时空中览游
最后全场共同咏颂
佛祖主世的伟大的新纪元日子

满场亮起了每个人手中的兰花灯
星星般的蓝色光亮摇荡在
露天剧场的白纱雾的光夜中
随着点燃新纪元的火炬
经唱歌人们手持花灯穿过舞台的中心
漫步随身穿过摩耶夫人圣宫
去往圣池
通往菩提树的路
蓝色霓灯照亮了通道

来到圣树下的圣池周围
圣池水蓝紫色的莲花灯
在水中开放着
僧侣缘众们长长的队伍边唱边行走

圣池
圣树
庆贺的场面
同时层层围在菩提树下
围在圣池水边
手持花灯在行走祈祷祝福

此时的圣水池
光漪镜影
那座指向天的金塔的白色圣宫
正耀着霓色的光芒
映在莲灯晶水中
光照的菩提树有那无限生
命能量
智慧的翠绿的身影
在净池水中碧玉般的映着灵影
那一朵朵
莲灯绮丽渺渺
伴着丝丝渺渺浮漂的白雾祥露
丽艳的幸福的快乐开放

一群群
穿着节日盛装的高僧大德和缘众
在这拜贺释迦牟尼佛主世的
万年一缘的时刻

诵唱佛经的声音
在菩提树的维空
在莲花灯圣水池的上空
在长明火燃烧的圣园天空
在白色雾纱世界的时空传诵

2012年12月21日0时
新纪元的钟声敲响了
在圣园的上空
恒永传荡
犹如在无限宇宙中波震

回中国的路上
看见天空中挂着白色的莲花雪山
想着尼泊尔的蓝毗尼的圣园
想着加德满都
想着尼泊尔
想着新纪元佛祖主世的这一天
心灵之旅
记忆永恒
……
(完)
2015年6月8日